世界名画所罗门之死

哗众取宠能换来满座欢笑吗

【绍宋24h 21:00】燕京夜话(上)


*时间线是番外(中)香山御前会议之后,一些额手加庆的张德远和小男友马车上贴贴的故事

*为了开车写的,剧情如有逻辑漏洞请勿深究

  

  

  且说那日香山一番御前会议后,张浚也终于踏出了那一步,圆了平生夙愿。

  天色渐晚,乘车归家途中张浚却莫名起了游街的兴致,差人回去告诉家人不用留饭,换了身素衣便只身去逛北九坊的夜市。路上正巧遇上下了公阁的刘子羽,不由分说拉着好友一同进了间酒楼。一头雾水的刘子羽还未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已经被灌了三杯,但看着好友难得有兴致,便也乐得作陪——实在是前些日子水木两党之事压力太过,大家都有些透不过气来,身为木党党魁,正处风暴中心的张浚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酒过三巡,刘子羽是没喝多少,倒是张浚为着今日之事兴致高,喝的也多,走出店时脚步已有些虚浮,整个人半倚在刘子羽身上。

  刘子羽心中无奈,又不好直接抛下这个醉鬼不管,只得差人找来马车把这人送回去。

  废了一番功夫把人扶上了车,终于哄得这醉鬼不再折腾,刘子羽伸手替他拢了拢有些凌乱的衣领,秋夜露重,免得这人喝酒又受了凉。伸出的手却被人捉住,酒后微热的体温印在掌心。刘子羽抬眼撞上那人含笑的眸,秋波潋滟却又藏着半分清明。恍惚间,南阳午后,意气风发的好友言笑晏晏的模样逐渐与眼前人重合,不变的是那眸中饱含的爱意。

  “彦修,成了。”

  张浚自顾自的说着,明明口唤眼前之人,语气又似在喃喃自语,音量一点点低下去,面上却浮起痴笑,倒真真是醉了。见他这副样子,刘子羽方才席间的猜测也成了了然,倒也真心为好友高兴。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即使无奈于他的轻佻,却又不自觉被那种光芒所吸引,而如今,他也终于真正做到了那句一往无前。

  

  余下部分走围脖 韭菜风筝

  

  


  TBC

  

  

PS:写到一半赛博养胃了,分两篇吧(悲

PPS:写完才想起来“秦楼楚馆”好像出处是元代的,问题不大,忽略它吧懒得改了orz

  

上一棒@prophet 

下一棒@维达湿巾纸 


能和喜欢的太太一起产粮真是太好了呜呜!!!希望我这点劣质文字也能博诸位一笑吧(顶锅盖逃走

从未想过北极圈有一天也能暴雷

...这两天在起点找到一本绍宋同人...好不容易有粮了,入V也凑合看吧,结果今天一翻更新佛佑出降的描写照搬了孤城闭...还改漏了一个李玮的名字,实在是很难绷住

今天的佛尔思也在星空捡垃圾

ooc预警

文不对题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我祈求您的注视,

我祈求您的垂听,

……”

层层叠叠的祈祷声在耳边回响,可能是刚好处于昏睡的浅眠期,也可能是灵性直觉的影响,与天尊拉锯已久的新晋诡秘之主在略显焦急的祈祷声中抓住了半分清明,睁开了双眼。

“嘶....听声音是....咸鱼小姐?”

从分身那里了解了大概情况的克莱恩意识仍然达不到清醒的程度,祂本能的进行着按揉太阳穴的动作以求能缓解头脑昏沉的钝痛,即使这已不再具有什么实际作用。

“唔...我记得她好像在进行序列二晋升的仪式,这会差不多要完成了吧...星空...是遇到什么意外了么。 ”

调动灵性蔓延至佛尔斯的那颗红星,克莱恩终于听清了弗尔思的祈祷,同时也看到了她身边的景象。

依旧身穿那套米黄色长裙的少女此时正位于一颗不知名的星球上,荒芜的蓝灰色土壤间夹杂着似乎是低温形成的小小冰晶,在恒星的光照下泛着冷光。

“愚者先生,很抱歉打扰到您,我的晋升仪式即将完成,在旅行的终途我发现了这个,一个看起来造型奇特的机械,这些小事本不该惊扰您的,但我的灵性直觉似乎在告诉我,这上面的宝石应该来源于我们的星球....”

画面中的佛尔思微微侧过身去,克莱恩终于看清了那个她口中造型奇特的机械,也同时为之一愣。

它的顶端看起来是一个小型雷达装置,两侧各有一只机械臂,躯干部呈圆台状,内里似乎装着什么。

“我知道了,把它献祭给我,由我来处理吧”

虽惊讶于愚者先生竟然会亲自回复,但眼前的事要紧,佛尔思只好压下心中的好奇,用随身携带的物品摆好祭坛献上了这个看起来造型奇特的家伙。

长桌前的克莱恩静静的注视着这件史前文明的遗孤,流浪已久的游子,或者叫它最广为人知的名字

“旅行者一号”

“创造你的文明早已覆灭...你的使命自然也已经结束了...”

“欢迎回家”

为了不造成结构上的破坏,克莱恩伸手一抓,“盗窃”的瞬间,一张金色的唱片和一根金刚石留声机针出现在了祂的手上。

“我希望这张唱片能够自动播放起来”

随手打了一个响指,旧日文明的繁华与对未知文明的期许便自唱片表面的沟壑间流淌出来。有别于梦中都市的虚伪,这是真实的,也可能是那个文明所留下的最后的声音。

唱片播过一段段属于不同语言,不同国家的问候和曲调,像是要将那个年代,那个文明的故事向眼前人倾诉。逐渐逝去的人性也在这一刻被汹涌的情感裹挟着,重新涌回胸腔——哪怕它早已不再需要为了生命而跳动。

“旅行者一号”静静躺在长桌的一角,两个终于归家的旅人,一起分享着这难得的片刻安宁。

“这是一份来自一个遥远的小小世界的礼物。上面记载着我们的声音、我们的科学、我们的影像、我们的音乐、我们的思想和感情。我们正努力生活过我们的时代,进入你们的时代。”

“……”

唱片不停循环着,克莱恩却逐渐阖上了双眼,重新投入到与天尊的拉锯战当中。只是这一次, 祂已不再需要那些编造出来的虚无幻想。

那一晚,每一位同非凡建立起联系的魂穿者们都进入了同一个梦境,梦里是那张金色的唱片,在金刚石长针下缓缓播放着令人熟悉乡音。

… …







此时的塔罗会成员正为各地举报上来的异常现象头疼不已,被拉入同一个梦境这件事不管怎么看都有非凡因素的影响,可这夸张的影响范围以及多次占卜失效的结果无不昭示着发动影响之人的位格之高。而向举报人询问后得到的也只有

“只能记得断断续续的一些音频”

“记忆好像迷迷糊糊的,像被人罩了一层黑纱”

之类的口头描述。

… …

“老头,怎么办啊,你以前见过这种现象吗?”

“你冷静点...从描述看有点像是高阶非凡者对低阶施加的影响,毕竟目前看来越是低阶非凡者受得影响越大。这范围就大了去了。”

“啊??那怎么办啊,愚者先生和克莱恩都还在沉睡,这要是出了事...”

“停,打住!你小子瞎着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们其实完全没必要这么担心....”

“啊?为什么啊?”

“啧,说了多少次别在这瞎着急!!你小子好歹是黑夜的信徒,这都看不出来吗??!黑夜应该亲自出手了 ,不然为什么那些个举报人的记忆都这么模糊。所以,放宽心,暂时没你们什么事的。”

“啊?哦...好...”

… …

于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星星先生心安理得的将这份消息透露给了塔罗会的其他成员, 只是来源被改成了“内部渠道”。

… …

过了几天,愚者教会久违的收到了一条神谕,是对前段时间梦境事件的答复

“不用担心,这只是一份来自另一个文明的问候罢了。”

虽然依旧不明其意,不过这至少可以证明这位神明的状态好了不少,塔罗会的众人也因此松了口气。




最后,一些为了防止老乡们因为信息量过大被瞬间爆头只好自己加班加点的女神对愚者表示强烈谴责。



————————————————————————

ps:其实不太会写这种并不是那么欢乐的东西....如果有bug就请轻喷吧。


第四纪旁白棒读指南


#bug巨多预警#

#阅读时抛弃大脑食用效果更佳#

#无厘头整活文毫无逻辑所以不要在意为什么人物对于旁白接受度这么高#




这是一次普通的朝会,像往常一样,尊贵的所罗门陛下斜靠在椅背上,单手撑头,面无表情地听着祂的财政大臣报告帝国近期的经济情况,有如一尊忧郁的雕像,无声散发着成熟男性特有的魅力,只可惜,祂的大臣们并没有在这种场合欣赏陛下美貌的心思。

“近期,因暴力冲突造成的建筑毁坏所花费的修缮费用…”伯特利的报告被一阵陌生的声音打断,突如其来的奇怪念白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当拥有真神位格的所罗门陛下不做表态神情凝重时,气氛愈发紧张起来。

亚伯拉罕公爵的报告被旁白打断,这看似是一场不可抗力的干扰,而实际上,这位公爵大人的内心早已雀跃非常,毕竟接下来即将念出口的天文数字堪比帝国半年的税收,实在是见者落泪闻者伤心,身为几年也很难出现一次的鸽子公爵现在却要为了帝国摇摇欲坠的财政发愁,实在是强人所难。所罗门陛下终于像破除了石像的诅咒般回过神来,祂在搜寻声音来源无果后试图以凝重的神色维持威严,这只可惜失败了。当然啦,旁白怎么会被感知到呢。

“亚伯拉罕卿,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关于这个,天 文 数 字。”所罗门又恢复了刚刚散漫的姿态,在祂意识到暂时没有办法解决这个突兀的旁白后就决定将注意力转移到伯特利身上,或者说,伯特利的报告上。

“事实上,陛下,这的确是一笔天文数字。以梅迪奇大人为首的战争之红经常以战争需要为由使用大规模破坏性攻击,除此之外还有因扮演需要造成大量建筑毁坏的偷盗者们…”祂话音一顿,目光撇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帕列斯。“当然,帝国不对称的建筑风格带来的结构不稳定也是造成它维修起来费用颇高频率颇勤的重要因素之一…”

“索罗亚斯德家到底是怎么教的孩子,为什么总有偷盗者觉的偷的东西越大个消化效果越好…”虽然嘴上没说,但是我们的公爵大人早已在心里把同僚吐槽了百遍,这也不能怪祂,毕竟祂已经尽力在抑制自己去回想那个场景,换了任何一个人,在看到所罗门陛下的雕像被偷走并倒插在剑冢广场中央的景象后要憋住笑严肃的报告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完了,怎么把我内心想的都念出来了…”亚伯拉罕公爵终于后知后觉的开始担忧内心曝光问题了。

“啧,默贝特那小子看来是真的欠打了。”索罗亚斯德公爵有在很认真的听报告内容,虽然祂的思绪也在此后飘到了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但至少前半段祂认真听了,不像在场的某些人…

“索罗亚斯德卿,是这样吗?”所罗门挑眉看向正以剧烈咳嗽掩饰尴尬的帕列斯,大有要问责到底的架势,而伯特利则趁机坐下撑着头开始看戏。

所罗门陛下正维持着表面上的严肃以掩盖祂完全没听的事实,在亚伯拉罕公爵报告单间隙祂的思绪从昨晚列奥德罗布满吻痕的大腿飘向了亚伯拉罕公爵今日新换的月光石发饰,即使这两样东西除了都很白外没有任何关联。“??等等,怎么连这个也念出来了”是的,我们的陛下此时已深深沉浸于本无人知晓的py交易突然被轻易曝光的震撼当中。

面对大臣们投来的或疑问或戏谑的目光,所罗门面无表情地抬手敲了敲桌面。“咳咳,我们还是继续讨论帝国房屋维修费用的问题。”

“事实上,陛下,并没有人要转移话题。”

亚伯拉罕公爵毫不犹豫的戳破了所罗门陛下的尴尬,一边又有些震惊于陛下独特的口味,不过这位顾家的公爵接下来就将思绪投向了帝国与风暴教会交易可能带来的多种不利中。

梅迪奇大人并没有注意会议这边的热闹,只是专注于强迫自己不去想这几天睡过的床伴以降低被旁白注意的可能,但是正如告诫人们不要去想一头粉红色的大象那样,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希望这该死的声音不要注意到那些个女人都银发银眸这件事。”是的,这正是梅迪奇大人内心的真实写照,至于这银发银眸到底有什么深意,各位自由心证。

“啧啧啧,梅迪奇你不行啊,卑微到要去靠找替身来满足需求了吗。”这是旁白话音刚落就赶着来奚落梅迪奇的索伦。

“我再怎么不行也比你一个女人强多了,女人当久了现在床伴上床的时候不会觉得不适应吗,要是不满足的话我倒是可以代劳。”

“呕,您可算了吧。”

两位猎人序列顶端的争吵并不影响亚伯拉罕公爵灵感的爆发,祂此时正奋笔疾书,争取在会议结束前完成刚刚构思好的小说,以梅迪奇,索伦与乌洛琉斯为主角,平心而论,内容相当狗血。

“嗯?”并不是精简,事实上,乌洛琉斯大人的内心确实只有这一句话,作为多次重启都生长在真实造物主身边的水银之蛇,能保持这个程度的反射弧倒也是很不容易了。

“亚伯拉罕卿,你应该记得这是朝会吧。”所罗门别有深意的看了伯特利一眼。

“抱歉,陛下,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这当然是谎话。亚伯拉罕公爵迅速而熟练的收起了作案工具,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祂第一次在会议上摸鱼了,而此前大卖的《血与夜之恋》《帝国宫廷秘史》也都是祂朝会期间的成果,当然,是分不同马甲发售的。

“亚伯拉罕公爵…您这…”

“???那两本见鬼的书原来是你写的吗?”

两位执政官几乎花了积攒的全部耐心来说服自己不要在朝会上暴起伤人,毕竟两本小说带来的连锁反应一度让两位当事人焦头烂额了很长一段时间。但考虑到有脑子能办实事的同僚打一个少一个,祂们还是忍住了,图铎殿下的墨水瓶并没有第一时间被砸出去。

“啧…”所罗门揉了揉额角突起明显的青筋,面对于越发混乱的朝会,祂的忍耐快到极限了。

“今天就先散会吧。”

所罗门陛下终究选择和旁白带来的混乱妥协,而就在祂宣布散会的一瞬间,安提戈努斯猛地睁开了假眼后禁闭已久的真眼,呵,无面人。“好耶!散会了!”作为唯一一个全程没有参与朝会的大臣,祂依靠着刻进星灵体里的肌肉记忆在最后一刻准时醒来。

大厅里回荡着旁白念出的安提戈努斯欢脱的心声,久久无人说话。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安提戈努斯即使没有参与朝会也明白所罗门越来越黑的脸色代表了什么。

“安 提 戈 努 斯 !!”

“嗷!!”

八条腿的魔狼在一瞬间将种族天赋最大化,在所罗门发怒暴走的最后一瞬间第一个逃离了宫殿。

于是,这场平淡而朴素的朝会终于迎来了尾声。

神经病之歌

月亮当空照,木薯对我笑,乌鸦说,草草草,图铎你今天又没吃药。

我要打砸烧,阿门不知道,殿一塌,我就跑,留给亚伯拉罕去烦恼。


晚自习下课看着月亮脑的神经病脑洞

因为我是一只小猫咪


没有人能拒绝我,因为我是一只小猫咪


因为一些未知的原因,达尼兹从船长那里了解到一名黑夜教会的半神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将短暂的与他们同行,而祂的房间刚好被分在了达尼兹的隔壁。初见这位半神时,达尼兹的灵性就开始疯狂预警,不过不是为祂精致的脸庞或是诗人般浪漫而优雅的气质,虽然达尼兹觉得这也很值得警惕,但更重要的是,这位半神身边带着一只黑猫,一只戴着礼帽的黑猫,狗屎…为什么猫还要带礼帽和眼镜啊,这么一看还真有点像格…


达尼兹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至少,当黑猫微微欠身露出礼貌的微笑时,再迟钝的人也该懂了,他达尼兹觉得自己连下辈子的鸡皮疙瘩都也已经炸起来了。“狗屎,我拿下半辈子找到月桂号的所有可能做赌注这他妈百分之百是格尔曼!!”


惊慌的达尼兹迅速上报了船长,艾德雯娜听后皱了皱眉并找到了伦纳德“虽然这样有些失礼,但是,阁下您该早些告诉我的,关于您还带了一只宠物这件事。事实上,我们船上是并不允许携带小动物的,抱歉。”一旁的达尼兹几乎拼上了猎人全部的力量用来点头。


黑发的半神听后愣了一下,随即侧过脸像是嘀咕了几句什么接着转过头来。“抱歉,是我没有考虑周全的,给您添麻烦了。”


“那就没办法啦克莱恩,看来我们得换个方式去那边了。”


黑猫不知何时轻巧的跃上了这位半神的肩头,动作平稳连礼帽都未歪分毫。黑猫伸出爪子轻轻拍了一下祂的脸然后拖着长音“喵——”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达尼兹好像从里面听出了无奈,不不不,一定是幻觉,幻觉。


艾德雯娜的目光在看到黑猫后似乎闪了闪,随即开口到“不必麻烦了,我愿意破例让它参加这段旅行,因为它看起来就很有礼貌,一定不会惹出什么事情的。”


“没错,所有你们现在……等等??!”达尼兹觉得自己裂开了。艾德雯娜轻轻拍了拍达尼兹的肩示意他帮着这位半神收拾收拾东西,而自己则转身向船长室走去。就在她转身的瞬间,达尼兹看到黑猫的嘴角弯起了夸张而不失礼貌的弧度,甚至还露出了小半颗尖牙。


“不——————”


达尼兹哀嚎着从床上坐起,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


“哈…狗屎,原来是梦啊,我就说,船长怎么会和黑夜教会扯上……”


面对熟悉的灵性预警,他只能僵硬的抬起头,迎面对上了金丝眼镜后不带一丝情感的目光。


“你醒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德雯娜的确不会和黑夜教会扯上关系,但是她会直接和格尔曼扯上关系(雾)


第四纪的一场冻雨

无厘头搞笑段子

来自一个刚刚在冻雨后栽了两个跟头的人的怨念


当伯特利亚伯拉罕在所罗门的宫殿前推开一扇门,像往常一样参加朝会——经由所罗门扭曲后的规则使得任何人不得直接在宫中传送——一个金色的环状物随之滚入祂的视线,有些眼熟,看起来像是,陛下常戴的那顶皇冠...等等,皇冠?不等祂理解此时灵性疯狂预警的预兆,下一秒,万门之门踏在了殿阶上然后随之一歪,啪————几只星之虫因巨大的冲击力被摔出好远。所罗门帝国尊贵的亚伯拉罕公爵因为一场冻雨后无比光滑的殿阶,光荣的摔倒了,随之落地的宝石吊坠噼里啪啦响成一片。耳边传来男人戏谑的笑声,伯特利揉了揉额角抬起头

“面对观看滑稽这般人类不可遏止的快乐的甜感上,通常大家都不吝惜于抛弃身份。”

祂叹了口气,拾起地上的王冠递给正毫无形象的坐在殿阶上的王

“陛下,很荣幸能够让您重拾童稚的乐趣。不过我以为,观看戏剧还是需要更加体面的仪容。”

说着目光意有所指的扫过所罗门袍角额边尚未擦去的泥土以及摔倒后更加歪斜的领口。

面对伯特利的讽刺所罗门似乎毫不在意,只是随手接过皇冠放在一旁并拍拍身旁示意祂也坐下“伯特利卿,你来早了,刚好能和我把这出戏看完,这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

不等伯特利回复,又是一声闷响从阶下传来——帕列斯到了。幸好外表老迈的天使并不如祂看上去那样脆弱,不然伯特利这会大概需要联系索罗亚斯德家的小辈将这位天使抬回家去静养,不过或许,帕列斯自己也在惋惜这一点。然后是踏着点准时赶到的塔玛拉,这位审讯者途径的天使在倒下的瞬间本能的发布律令“此地禁止..”只可惜,地心引力的作用超越了祂发布律令的速度,而天使级别的牙齿似乎也没有胜过所罗门特制的殿阶,于是当祂再次起身时,牙齿已经成了所罗门陛下最为推崇的不对称风格,而祂的遭遇完全吓到了后脚到来的图铎和特伦索斯特,两位天使最终选择遵从命运的安排,摔就摔吧。

接下来的场面就更为混乱了,慌乱之下伸出触手的查拉图与下意识用蛇尾缠住东西的乌洛琉斯绑成了死结,一旁笑到失智的梅迪奇连着栽了三个跟头还带倒了刚来的索伦,叫骂声,惊叫声以及所罗门陛下爽朗的笑声掺杂在一起,平日里庄严冷清的大殿也展现出从未有过的热闹。



思绪自回忆中归还,伯特利正推开门前往图铎的宫殿,虽然不再有黑皇帝的扭曲,但血皇帝的怒火也是祂所不愿承受的,所以祂依旧习惯将门开在殿阶前。熟悉的灵性直觉预警让祂有些迟疑,推开门,图铎帝国的殿阶下是一件宽大的巫师袍,以及散落一地的时之虫。伯特利的眉头皱了起来,祂谨慎的查看着四周的地面,确定没有结冰的迹象后试探性的踏出了一只脚,祂失算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祂又一次以相同的姿态栽倒在地上,宝石吊坠噼里啪啦响成一片。这次不等祂起身,安提戈努斯也到了,摔倒的瞬间,魔狼下意识的伸出了八条腿,但祂却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站稳,而是原地跳起了踢踏舞。在第八次起身失败后,伯特利尝试开了个门让自己远离了仍在不停跳舞的安提柯来到那一摊时之虫旁。

“阿蒙卿,适可而止啊,图铎成神后三岁小孩都知道贝克兰德的气候被提高不少,所以是不存在冻雨这种东西的。”

散落的时之虫集合成人形,推了推单片眼镜搀起身旁的同事。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尝试,是从我父亲那里听来的一个概念。”

“哦?”

“伯特利,你听说过摩擦力吗?”

祂们一边说着,一边向宫殿内走去,幸运的是,图铎陛下还没有到,大概。殿外忽的又传来一声闷响以及男人的痛呼,伯特利拉开高背椅的手顿住了,祂看向阿蒙,阿蒙也看着祂。

“阿蒙卿,你把偷来的那个什么力还回去了吗?”

“啊,哈哈,还回去了,还回去了。”

阿蒙的表情凝固了一刻,随即又恢复了平日里戏谑的笑容,只是看着有些僵硬。下一秒,图铎带着打结的魔狼走了进来,额上顶着一大块乌青。

“见鬼了,今天宫殿外面怎么这么滑?!”

“啊,陛下,这大概是,下冻雨了”

来自图铎帝国两位眼观鼻鼻观心的公爵。



后记:

根据第四纪语言学专家研究发现,第四纪曾有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谚语,直译过来意为“帝国下了一场冻雨”,用来形容声音之巨大,据记载是一个有关亚伯拉罕公爵的典故,但具体情况因相关史料的缺失仍在研究当中。

第四纪三公爵没品笑话

是关于一个古早蚯蚓笑话的脑洞


图铎帝国的一天,三位公爵面对日复一日的生活都感觉有些厌倦。忽然,阿蒙公爵灵性一动,给自己分了俩分身打牌去了,安提戈努斯公爵见状,不假思索便有样学样,分了仨密偶打麻将去了。亚伯拉罕公爵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沉思许久忽然崩成了一地星之虫,吓坏了一旁的阿蒙公爵和安提戈努斯公爵。安提戈努斯挥开密偶冲过来,捧起一摊星之虫哽咽道

“傻瓜,分这么碎会失控的,就拼不回去了啊。”

只听亚伯拉罕公爵的一摊星之虫勉强发出了虚弱的回应

“我,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三人份的公文没批...”

一点关于tag里捏脸的看法,占tag歉

关于最近tag里好像很流行发在捏脸网站上用素材捏代餐的各种图,个人觉得其实发在tag里有点不太合适,一个是因为素材是属于别的画手的,另一个就是对于大部分认认真真画稿的太太来说这种取巧的方式真的有点不公平,所以,如果真的很想分享的话个人觉得茶水间的tag会比较合适吧。只是一点点个人的看法,占tag歉。